酒泉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中国光伏第一标”流产始末
http://kpanyankui.cn  2020/3/26 1:48:27  

  在闪电般短暂的蜜月期过后,尚德、英利开始在投标过程中频频遭遇。而被称为“中国光伏第一标”的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场招标项目,则是双方关系由盛转衰的分水岭。

  文 本刊记者 孟童

  从大起到大落,短短三四年间,施正荣尝尽个中滋味。熟悉施的朋友都说,施这两年“从天堂到地狱跑了一个来回”。

  被称为是“中国光伏第一标”的国内首个光伏并网发电特许权示范项目——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场,成为施正荣与苗连生在新能源产业的一次“错车”。

  在该项目招标之前,施苗二人曾促成双方战略合作。2008年1月8日,无锡尚德和天威英利签署了合作协议,称“将共同努力把天威英利打造成世界一流的硅片生产基地”。

  彼时,施正荣认为:“尚德的理念就是集中我们所有的精力,做我们做得最好的一块,不与我们上游的企业形成竞争。尚德完全有能力介入上游,但我们始终是通过扶持我们的上游企业进入这个行业,而不是主动介入这个行业。当然,从头到尾都做也是商业的一种模式,但我们认为每人应该把自己最擅长的一块做强做大。”

  但是在闪电般短暂的蜜月期过后,双方开始在投标过程中频频遭遇,合作基础开始动摇。

  波生“光伏第一标”

  3月22日上午十一点,北京鸿坤国际酒店六层,牵动整个中国光伏产业神经的敦煌10兆瓦太阳能电站商务标部分开标。

  第1家至第12家企业先后报出了1.0928~1.658元的价格。主持人拿着话筒继续一边翻动标书一边读:“第13家,国投华靖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886.SH,下称国投电力),第一阶段上网电价含税0.69元/千瓦时,投标声明:无!”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是玩了命了!”有人大声喊。在场的大多数人心里都知道,这个0.69元,是英利和国投电力一起报出来的。

  随即,围绕这个惊天数字的争议纷至沓来,而主持人并没有当场按照“低价者得”的原则宣布结果——显然,这一低价大大超出了发改委的预期。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在场的尚德团队在消息宣布后第一时间给施正荣去了电话,一向温文尔雅的施正荣暴怒,差一点摔了手机。

  江苏光伏产业协会在第一时间质疑该价格。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原国家科技部秘书长石定寰在评价时用了“离谱”两字。另两家海外上市的光伏企业也纷纷表示这是侵略性的“亏本买卖”??一时间,0.69元的非理性报价成了众矢之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施正荣直指英利“无故搅局”,称这个明显过低的报价会给光伏产业带来巨大隐患。他直言:“我们早已经知道结果。未来的光伏发展中,不可能1000家、2000家、5000家都会成为最大的企业。如果现在我们不理性,去自相残杀,现在就报出来0.69元的电价,那会死得更早更快。”

  这次对英利的公开批评,标志着施苗二人彻底由伙伴变为对手。

  据有关报道,石定寰曾称,3月底之后,国家能源局也考虑到各方的建议,决定对招标方进行深度评估,价格委员会重新再请专家审核。4月至5月期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相关人员以及行业专家,数次前往意向企业作相关的调研。

  在这个胜负关键的当口,又发生了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国投电力退标了。

  国投电力内部人士称,考虑到行业的健康发展,国投电力于6月份主动退出了此次投标。 “最初对这个项目的决心比较大”,国家担心如果以0.69元/千瓦时的价格中标,可能会成为以后项目的标杆电价,会挫伤其他投资商的热情,因为其他厂商在这个电价下不能盈利。

  英利控股的CFO李宗炜也表示,最终退出确实是因为价格的问题。“这没有关系,今后还有很多机会,而继续下去意义不大,退出是国投电力和英利控股两家公司商量一致的结果。”

  招标委员会选择了位居第二的中广核能源,以1.09元的单价胜出。

  激辩“一元电价”

  事实上,关于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是否能迈过“一元”这道坎,业界早已争论多时。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在“中国能源战略转型与绿色革命”电力论坛上向与会者解释,光伏发电的内部收益率达到8%才是合理的,而要达到这个收益率,上网电价应该在1.5元/千瓦时左右。

  但英利对此并不苟同。英利集团首席战略官马学禄回应称:“我们只是为此次投标的系统提供组件,0.69元/千瓦时的竞标价格对我们来说并不赚钱,但也不亏钱。根据我们的时间表,此次竞标结束后,需要我们提供组件的时间大约会在今年年底,届时英利自己投建的硅料厂已投产,会令我们的组件成本大幅降低。加上我们在成本控制方面的能力,我们能保证以上述竞标价参与项目不亏本。”

  石定寰认为,由于目前光伏企业水平参差不齐,以其中一两个企业招标的方式并不具有样本意义。“要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应根据当前光伏行业的实际情况算出一个合理的平均成本。但目前操作起来难度太大。”他表示,如果电价标准过低,高门槛将阻碍大批有志者进入,促进新能源健康稳步发展的目的就达不到;而一旦定价过高,一场光伏发电的大竞赛将就此拉开。

  然而,对于光伏电价究竟如何定,业内专家也是见仁见智。甘肃敦煌10兆瓦太阳能电站招投标中出现0.69元/千瓦时“地板价”后,光伏企业无形中划分成了两大派:一方希冀以低价让决策层意识到光伏发电的价值,同时也树立了后来者进入的门槛;一方认为获得更高的政府补贴才有利于行业的发展。

  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表示,按照规划,中国今年的目标是启动光伏市场,政府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光伏上网电价单价控制在0.6~0.8元。

  “国家希望利用特许权招标的形式将上网电价在2020年降到单价0.6~0.8元之间。” 孟宪淦透露。他分析认为,在光伏电站建设的前期,因为巨大的投资压力,电站运营商多为国企,民营企业将相对集中在组件制造领域。

  有产业专家将2004年的西班牙光伏产业作为中国过激发展光伏的警示——2004年,西班牙启动了高额的电价补贴政策,照搬德国发展太阳能光伏的模式,在短时间内过度建设,让其在2008年超过德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太阳能市场,但同时也导致了各种产业问题。

  4月28日的2009年中国(洛阳)太阳能光伏产业年会上,尚德、天威英利、赛维LDK等13家业界具影响力的企业签署《洛阳宣言》,明确在2012年实现光伏发电1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目标。

  而期望很快就变成现实了。今年9月14日,第二轮光伏电站特许权招标结果出炉。招标结果显示,中标电价单价介于0.7288~0.9907元之间,全部低于1元。而且中标的光伏电站运营商都是国企。至此,光伏发电电价“一元咒语”彻底被打破。


相关阅读:
大发快三【2328.net】 http://sports.sina.com.cn/date_2017/1.20.s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