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酸甜苦辣”十年路 村镇银行谋涅槃
http://kpanyankui.cn  2020/3/25 2:03:52  

  □本报记者 费杨生 程竹

  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村镇银行“摸着石头过河”,数量超过1500家,资产规模破万亿。他们花了十年时间“闯”出了一条怎样的生存发展之路?

  从田间地头,到信息高速路。村镇银行扎根“高风险”的农村金融,但整体不良率低于2%。他们用十年时间“筑”就了一道怎样的风险“防火墙”?

  从“含玉而生”到“成长烦恼”。村镇银行面临互联网金融冲击、利润单薄等诸多难题,他们将怎样应对这些挑战走好下一个10年?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采访多家村镇银行及监管部门,以期解题村镇银行未来发展之路。不少村镇银行负责人建议,监管部门可通过延续财税优惠政策、拓宽业务范围、完善征信管理等综合措施,推动村镇银行成为农村金融的主力军。监管部门有关人士透露,针对村镇银行的差异化监管政策正逐步完善。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的基础上,监管部门将创新监管模式,激发村镇银行服务三农的活力。

  “土特产”巧对“高风险”

  扎根被视为高风险业务的三农、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领域,村镇银行是怎样生存发展,管控风险的?

  对于这个难题,多地村镇银行负责人十年来上下求索,给出了相似的答案:服务下沉,量体裁衣,开发适合农情、村情、民情的“土特产”。

  “‘牧瑞通\\’就是仁寿民富村镇银行为支持我们公司发展而定制的‘专享\\’信贷产品。”四川省仁寿县牧瑞饲料有限公司负责人周贵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0年,仁寿民富村镇银行以创新产品“牧瑞通”向公司的43户用户贷款98万元,帮助该公司在未增加任何流动资金贷款的情况下,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50%,推动了公司快速发展。

  四川仁寿民富村镇银行行长吴军介绍,“‘牧瑞通\\’的模式就是以公司名字命名贷款产品,企业提供保证,向养殖户发放贷款。这类创新催生了‘银行+公司+农户’、\\‘银行+协会+农户’、\\‘银行+行政村+村民’等业务模式,帮助我们快速提升市场占有率和知名度。”

  湖北大冶泰隆村镇银行同样大打“差异化”牌。该行行长李丹阳介绍,针对农村种植业、养殖业,分别设计了“稻谷贷”、“养殖贷”等产品;针对生产周期长、资金回笼慢的客户,推出了“分期宝”信贷产品;针对经营情况良好,但资金周转困难的客户,推出“接力贷”循环贷款。“在利率定价方面,按照“一户一价、一期一价”的原则,针对不同客户群体,根据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额度、不同的期限实行不同的利率定价,目前贷款利率共有64档,是辖区内贷款利率档次最多的金融机构。”她说。

  这些“土特产”是怎么炼成的呢?

  “把银行开在田间地头,办‘农民自己的银行\\’。”河南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行长李贵福说,银行派专门的联络员进入农村,采集信息;信贷员每人一辆三轮车,经常穿梭在田间地头,甚至还帮助农民干农活。“我们开辟绿色贷款通道,评选信用村,实行集中授信,对守信用的农户发放‘农户小额贷款证\\’。”目前,该行已建立205个信用村,累计向2.2万农户、2.1万户小微企业分别发放贷款114亿元、210亿元。

  “村镇银行员工要‘说当地话、熟当地人、懂当地民情\\’,真正融入当地,为农民提供贴心的金融服务。”四川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说,四川局持续推进村镇银行员工本土化建设,适当放宽学历、资历条件,优先招录本地员工,四川村镇银行员工本土化率达74%,宜宾兴宜和邻水中银富登等6家村镇银行本地员工占比达100%。

  得益于“土特产”的功效,村镇银行从2007年3月诞生以来,10年来稳步发展,已成长为扎根县域、支农支小的新生力量。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全国组建村镇银行1519家,资产规模达12377亿元;各项贷款余额7021亿元,农户及小微企业贷款合计6526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93%,500万元以下贷款占比80%,户均贷款41万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6年末,村镇银行资本充足率20.6%,流动性比例69.5%,不良率1.8%,拨备覆盖率218%,拨贷比3.9%。这既得益于上述“土特产”业务有的放矢,也得益于监管的守土有责。

  “监管部门对村镇银行发起行的资质审批和股东遴选是有严格要求的。”河南银监局副局长周家龙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监管部门会对发起行进行评级,只有达到标准的银行才有资格设立村镇银行。发起行对设立的村镇银行有风险处置兜底义务。

  武汉农商行相关负责人说,武汉农商行是湖北首批村镇银行的试点行。在风险的防控上,武汉农商行实行源头强管理、制度接地气和监测常态化三种措施。同时,他们从制度上明确村镇银行董事长是风险防范第一责任人,建立长江村镇银行全程动态监测体系,持续跟踪监测各类风险。

  四川也强化了对发起行的监管。四川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说,四川局要求村镇银行与发起行签署流动性支持协议,搭建四川村镇银行流动性互助平台,推动12家村镇银行缴纳“流动性互助基金”1.96亿元。

  李国荣说,四川局建立差异化预警指标体系,创设“村镇银行监管评级自动评分系统”,对开业两年以上的机构开展监管评级,探索分类监管制度,明确“一行一策”重点措施。

  “小舢板”面临“大挑战”

  监管层的大力推动,“土特产”的广受欢迎,使得村镇银行迅速成为农村金融、“草根金融”的主力军。但与其他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等航母型机构相比,村镇银行还只是“小舢板”,起步晚、市场认可度较低、业务范围窄、盈利能力差。

  银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一季度,全国村镇银行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分别为1.11%和8.32%,均低于商业银行1.19%和15.96%的平均水平。

  多名村镇银行负责人坦言,村镇银行之所以盈利差甚至是亏损,与经营成本和风险成本过高、税负较重等问题有关。

  “村镇银行一直受到支付结算系统体系不畅的困扰,运营成本较高。”湖北蕲春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大多数村镇银行尚未加入央行支付结算系统,支付结算业务往往通过发起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代理,收费标准与拥有上万家网点的大银行一样。同时,村镇银行也不能直接为客户提供通存通兑等跨行、异地结算服务。

  这客观上不利于村镇银行储蓄存款的增长。对此,一些村镇银行尝试通过减免银行卡年费、ATM跨行取款、转账手续费等方式来吸引储户,但效果并不理想,成本随之抬升。比如,四川省广元市贵商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透露,截至2016年末,该行已免除手续费达720.5万元。

  除了支付结算系统问题,大部分村镇银行还面临未能接入征信系统的困扰。在征信系统开发初期,我国金融体系尚未出现村镇银行等机构,目前村镇银行接入征信系统的各项技术指标和制度规定要求,与工农中建这类大银行类似。业内人士指出,大部分村镇银行只能通过当地央行分行或其发起行间接查询。借款人相关信息不能上传至征信系统,增加了村镇银行遭遇信贷欺诈的可能性,也提升了村镇银行的风险控制成本。

  除运营成本较高外,一些村镇银行还面临财税扶持政策到期、地方奖励不能全额支付等问题。而这些优惠政策正是村镇银行十年来发展迅速的重要原因。

  “当前对村镇银行的税费优惠期限为5年,并采取‘一刀切\\’方式。在村镇银行税费优惠5年期满后,立即按正常金融企业开始征收相关税费。”湖北大冶泰隆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指出,村镇银行企业所得税率为25%,远高于农信社12.5%的水平。

  按照定向费用补贴政策,对符合条件的农村金融机构按其当年贷款平均余额的2%给予补贴,但东中西部地区可享受补贴的期限分别为该机构开业当年(含)起三年、四年、五年内。业内人士指出,农村经济本身属“弱质经济”,村镇银行从农村经济中得到获利保障的难度大。特别是在一些中西部贫困地区,村镇银行既要服务弱势“三农”群体,又要实现自身发展可持续,很难离得开财政补贴。相关政策还规定,贷款平均余额同比增长超过15%的部分,按2%的比例给予奖励。问题在于地方奖励并不是总能全额兑付。

  资金拆借方面,村镇银行同样遭遇尴尬。蕲春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说:“村镇银行只能在当地金融机构之间进行拆借,不能像其他商业银行一样在全国拆借进行融资。同时,村镇银行是否能直接在当地人民银行发行库存取款,目前仍没有相关规定,这就引发了该如何保障村镇银行现金供应的难题。”

  一些村镇银行在申请支小再贷款方面也面临难以提供符合条件的担保品等难题。某村镇银行人士说,在贷款利率上,支农再贷款利率定价与当前机构执行“市场化贷款利率”存在差异,有时会出现同一银行和同一客户之间的“利率双轨”现象。同时,再贷款期限一般最长不超过1年,而农(牧)户贷款多数为中长期贷款。

  “10年来,村镇银行依旧面临着行业制约和系统风险脆弱的挑战和威胁。几乎所有银行发放贷款都面临风险,但村镇银行存在的潜在危险要比大中型银行高得多。”在河南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行长李贵福看来,村镇银行的经营地区集中在县域农村,主要服务对象是三农和小微,而这些企业及经营主体的规模小、技术水平不高、抗风险能力薄弱,一旦对贷款流程各环节的风险控制不到位,无法有效分散风险,村镇银行就有呆坏账陡升风险。

  此外,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迅速在农村布局,让本身家底单薄的村镇银行“措手不及”。

  四川天府银行行长黄毅说:“我们感觉危机来了、狼来了,农业银行等其他商业银行拥有庞大金融网点和雄厚的资本实力,除了抢占农村金融高端市场,如今还向农村中低端金融市场渗透。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对村镇银行冲击,让我们举步维艰。”

  “村镇银行发放贷款的程序和手续,互联网金融都不需要。”黄毅说,“银行没有办法从销售端介入,互联网金融则可以贯穿整个产业链进行放贷。”

  京东农村金融负责人洪洁介绍,京东金融早在2015年9月就启动了农村金融战略,以全产业链、全产品链为特色,推出了京农贷、农村众筹、乡村白条、农村理财等产品,已在全国1500个县、30万个行政村开展了各类农村金融业务。通过发挥大数据、渠道方面的优势,京东金融在产品的风险控制、风险定价和服务上做到了精准高效。洪洁说,在一些试点区域,京东金融也和当地的农业、保险企业合作,借助他们对农户过往采购农资、生产规模等数据做好风控,农户基本上只能拿到农资,不直接拿现金,保证专款专用。

  除了解决“输血”难题,京东金融还注重与当地企业合作进行“造血”。洪洁举例说,京东农村金融“京农贷”与中华联合保险在平顶山打造了“合作社渠道+保险服务+京农贷数据化风控”的模式,以互联网大数据金融服务为杠杆,推动平顶山形成“猪吃有机料,粪施有机田,出产三无肉,直供上海滩”的生态循环农业产业链。

  黄毅担忧:互联网金融介入后,村镇银行利差空间越来越薄。现在村镇银行的业务大多是存贷款业务,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但对于这些挑战,黄毅们并不悲观。

  “我们所有传统银行的从业者都要向这些挑战致敬,他们所带来的冲击利大于弊,村镇银行必须要跨越每一个难点,可持续发展之路才会顺畅。”黄毅说。

  分类监管呼之欲出

  新挑战叠加老问题,让村镇银行“成长中的烦恼”暴露无遗,村镇银行负责人们希望,扶持政策更加实惠、给力,推动行业差异化发展,优胜劣汰。

  “对村镇银行的监管不要有歧视性政策,应将村镇银行列入财政专户准入名单。如近年财政部在规范账户清理的工作中,地方政府陆续将开立在村镇银行的财政专户撤销,原因是村镇银行不在财政专户准入名单中。”黄毅认为,“不要因为银行小就进行限制,而要根据所做的事情不同来制定不同的政策。在风险分担机制方面,建议优先对涉及到三农、扶贫和中小企业的贷款进行补偿;在村镇银行的财政开户准入条件方面,建议主要依据主发起行的准入条件。若主发起行为财政资金专户可准许的开立机构,其发起的村镇银行也可纳入到准许开立财政资金专户的机构清单中。”

  不少村镇银行负责人期待更多给力的财政金融政策。在放宽税费优惠期限方面,湖北省农信社相关负责人建议,应适当采取延缓式税费优惠。在5年优惠期到期后,监管部门可针对村镇银行的实际情况,采取逐年递减的方式进行税费优惠。

  在放宽支小再贷款的申请条件方面,湖北省蕲春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行长刘双喜建议,提高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加点幅度至5%至8%,并实行加点幅度差异化。依据不同机构的区域特点、经营成本和支农支小指标完成情况等内容,确定适用于不同机构的具体利率加点幅度执行标准。她还建议,对于边疆、贫困、牧业等特定地区的村镇银行,延长支农支小再贷款期限最长至3年,解决支农再贷款与支农贷款发放期限不匹配的问题。

  差异化发展呼声渐起,差异化监管也在酝酿。有村镇银行负责人说,一些大银行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后,将其作为一个网点或机构来管理,业绩平平甚至亏损,而当发起行想打“退堂鼓”时,却没有相应的退出机制。

  专家建议,在村镇银行准入、退出上都要差异化监管。比如,对于设立在老少边穷地区、具备发展潜力、监管评级达到一定标准的村镇银行,应允许其突破县域开展业务、组建分支机构,连片组建小区域的区域性机构,或者创造机会设立地市级村镇银行;应允许、鼓励办得好的村镇银行兼并办得不好的村镇银行。

  湖北黄石银监局分局局长王国强说,可借鉴“一行多县”模式,对经营良好、监管指标符合规定,且有跨区发展意愿的黄石辖内村镇银行,适度放宽地域限制,可在周边贫困县或经济欠发达的农业县域设立支行,充分调动和挖掘村镇银行的经营潜力,破解村镇银行发展速度相对较慢的问题。

  在业务发展上也要差异化监管。专家认为,统一口径下的“有限牌照”会导致村镇银行产品结构和收入结构单一,规模增长乏力,服务能力有限,市场竞争力不足,建议与监管评级挂钩、因地制宜,放宽业务范围、服务内容准入。比如,对于监管评级达到二级以上的村镇银行,适当增加其代理、委托等中间业务,允许其与控股银行合作或联合发行专门的“三农”金融债、大额存单,开展特定的理财产品、办理信用卡等。

  目前,分类监管已在多地摸索。湖北银监局副局长阙方平说,湖北银监局对村镇银行实施“绿黄红牌”监管的创新监管方式,即对监管指标达到良好银行标准的村镇银行实行绿牌监管,支持其发展,3年开展一次现场检查;对监管指标出现下迁趋势的村镇银行实行黄牌监管,加强风险提示;对核心监管指标不达标的村镇银行实行红牌监管,加大现场检查频率,要求发起行履行大股东责任,限制股东分红,督促其限期整改。

  监管措施的完善正在酝酿之中。银监会农村金融部主任郭鸿表示,下一步银监会将鼓励支持优质主发起行按照市场化原则,通过认购新股、受让股权等方式,批量收购重组设立村镇银行;积极支持主发起行完善村镇银行管理模式,组织开展村镇银行投资管理模式试点。

  银监会农村金融部副主任马晓光指出,未来银监会将着力强化定位监管,督促村镇银行继续坚守立足县域支农支小的市场定位。适时出台《村镇银行监管指引》等政策文件。同时,继续实施法人监管和并表监管并重的“双线监管”模式,强化落实村镇银行属地监管责任。在准入方面,将立足县域金融承载能力和实际需求,进一步优化金融资源的配置,适时推出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县市的准入优惠政策,助推扶贫攻坚,稳步提升村镇银行在中西部地区和贫困地区占比。
相关阅读:
卡通站 http://www.kt30.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